•  
    国防高层海军陆军空军火箭军武警航天船舶兵器核能军事战区预备役
     

    火箭军某旅开展“营营互考”新模式见闻

    2017-12-13 解放军报 分享

    “明天由我们考核发射六营”

    ——火箭军某旅开展“营营互考”新模式见闻

    初冬时节,寒风呼啸,滴水成冰。位于大漠戈壁的火箭军某旅训练场上,一辆军用指挥车疾驰而至。一名中校军官带领两名战士,扛着几箱仪器从车上下来,不停比划着什么。

    “明天由我们考核发射六营,今天务必把他们的行军路线勘察准确。”说话的中校军官名叫张浩,该旅发射五营营长。张浩介绍说,这次考核旅里采取“营营互考”的新模式,官兵们既参加所在营队考核,又担任兄弟单位考官。

    基层官兵当考官,机关干什么?面对笔者的疑问,随行的作训参谋方捷讲起一件事:

    去年年终考核时,刚从发射勤务营调到作训科当参谋的方捷担任发射分队考官。在导弹升级测试课目考核中,一名操作号手为节省时间少测试了两组数据,可作为考官的方捷不仅没有发现,还根据用时长短给出了“优秀”的评定。结果恰巧被一名巡考的旅领导“火眼金睛”发现,当时的尴尬让方捷现在仍记忆犹新。

    “随着岗位专业越来越细化,机关人员很难对全旅所有专业都了如指掌。而如今营考营、架考架、班组考班组,考官本身就是各自岗位的组训者、参训人,特情设置自然更严更实、考核评定也更准更细。”方捷高兴地对我们说,机关由主考变为主导,主要牵头负责考核组织和仲裁协调,避免了外行考内行等情况发生。

    互为考官你来我往,互出难题不留情面。勘察完场地已是凌晨,在回程的车上,张浩还在地图上为“敌特袭扰”的选址一直嘀咕着。

    “都是兄弟单位,就没想着照顾一下?”看着张浩较真的劲头,笔者不禁与他开起玩笑。“除了考官和受考对象,考核现场还有巡考的旅领导以及全程督导考核的训练监察员,考风考纪的‘监督网’织得这么密,哪有‘放水’的余地……”回头望着车后的考场,张浩心中的选址已经有了答案。

    翌日中午,接连处置完一个个特情后,受考的六营转载指挥员崔斌斌已是精疲力竭。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只见突然间狂风卷沙、遮天蔽日,能见度骤降至10米以下。

    “命令你营二架利用××场坪进行波次转换!”随着张浩的导调命令传来,崔斌斌连忙奔向号位,一边用哨音向司机下达指令,一边变换着手中的指挥旗指挥其他号手协同配合。

    狂风中,被吊起的导弹受风阻影响突然剧烈摇晃。紧要关头,崔斌斌立即下达“等距转运”的命令。现场官兵依令而动,按照特情处置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操作,随着导弹被成功转载到发射车上,险情得以排除。

    “报告,完成导弹转载!”张浩掐表一看,没想到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竟然比标准用时还提前了!“六营的确有一手!”在暗自为六营叫好的同时,张浩也将整个操作流程默记在心里,打算回去后在自己营队推广。

    考核结束,张浩作为主考官,被六营官兵请进了指挥帐篷参加复盘会。“‘敌情’不明盲目行动”“‘伤员’救治处置不当”等问题被张浩一一摆上桌面。离开指挥帐篷,张浩告诉我们,在考核中发现问题的能力,将成为旅里考察他个人素质的一个重要指标,马虎不得。

    夜色如墨,六营指挥帐篷内依旧是灯火通明。受尽了五营“折磨”的官兵们个个摩拳擦掌,誓要在随后的考核中还以“颜色”……

    大家恳谈

    指控号手谭兵:“营营互考”按照一个岗位对应多名考官的原则,分班组分专业进行现场评分。面对全旅的指控“高手”,自己瞬间感到压力爆表,考核过程中不仅要按照操作规程做到“稳准严细”,更要考虑实战背景做到灵活应对。

    考官成员樊义:要当好考官,自己必须比受考对象技高一筹。互考互评的过程,也是提高自身能力素质的过程,在相互比对中看清自身差距,激发本领恐慌。

    作训科长王世雄:今年的“营营互考”,机关人员从主考到主导的角色转换,虽然只有一字之变,却将机关人员从大包大揽中解脱出来,既能发挥机关统筹协调的优势,又能充分激发基层活力。

    参谋长张文斌:“营营互考”既能克服以往机关自我评定的弊端,还能让考官与受考对象之间相互取长补短,实现共同提高,同时有助于打假治虚,真正拧干考核中的“水分”。

     
     
     
     
    热门产品
     
     
    高层动态
    推荐厂商
     
    中国军工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中国军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