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防高层海军陆军空军火箭军武警航天船舶兵器核能军事战区预备役
     

    空降兵部队:穿行在“网络”与“思想”两个世界

    2017-11-24 解放军报 分享

    穿行在“网络”与“思想”两个世界里

    ——空降兵部队用网络开展经常性思想工作的实践与探索

    “儿子,你是妈妈的骄傲!当兵就要准备上战场,妈妈永远支持你……”那天,指导员余海龙在大屏幕上播放的一段视频,战士易敏看得热泪盈眶。

    视频是易敏的母亲在“英雄连的故事”微信群里留下的。“有妈妈的认可,再苦再累都值了。”抹去泪痕,易敏说。

    余海龙管理着这个数十人的微信群,用于同连队官兵的家属沟通交流。许多家属在群里的留言、录制的视频,已成为他做好官兵思想工作的新法宝。

    身为空降兵某部“模范空降兵连”的指导员,3年前,余海龙作为空军唯一的基层代表参加了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对政治工作创新发展认识深刻。回到部队后,他在单位第一个利用起了微信群展开经常性思想工作。

    3年来,一次次在“网络”与“思想”两个世界里穿行,余海龙对新时期的经常性思想工作有了许多新的认识。“这是一个点点手指就可以尽知天下事的时代。”他用手指敲了敲手机屏幕:但要叩开官兵心灵的“时代门扉”,远不止动动手指那么简单。

    青年官兵在网上,经常性思想工作也得跟到网上做

    空降兵某部干部张言至今记得任职指导员期间的一件尴尬事——

    2014年,士官长制度试点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引发关注。一名士官找到张言:“士官长主要做什么、有什么要求?我想到时候争取一下,应该做哪些准备?”

    这一问,着实把张言难住了。对此,上级还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而他从网络上了解到的,并不比这名战士多。

    这不是张言一个人面临的问题。这些年,面对频频变换的网络热点话题,不少基层政工干部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跟不上、答不了”的现象不时发生。身处当今网络时代,如果只等着上级发文后才搞教育、做工作,对官兵的思想工作就可能成为“马后炮”。

    空降兵部队的调研报告显示,这些年,一茬茬“网络原住民”步入军营,新时期的官兵适应网络生活、惯用网络语言、习惯网络思维,他们爱听网言网语、讨厌刻板僵化,愿意在朋友圈上敞开心扉,却难以在正经八百的谈话中畅所欲言……网络时代的经常性思想工作,面临全新的挑战。

    对此,一名指导员这样形容:“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海角、你在天边,而是我对你聊得热火朝天,你却在心里想着你的‘朋友圈’。”

    青年官兵在网上,经常性思想工作也得跟到网上去做。近年来,为强化带兵人的网络思维、用网意识,空降兵部队集纳原政工网、各单位网上军史馆等资源,建立起“天兵网”网站集群,将其作为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平台,培养各级带兵人“上班先开机、开机先上网、上网先互动”的带兵习惯。

    与此同时,他们积极拥抱“互联网进军营”,自2015年以来,先后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我们的天空”以及同名微博、网络电台,赢得了从官兵到官兵亲属再到普通网民的广泛关注,聚集起数百万的“天空粉”。

    他们还在坚持保密原则的前提下,创建了各类联系军营、家庭和社会的微信群,在非涉密场所开通了无线网络热点,方便各级通过网络开展工作。随着思想骨干们纷纷主动触网、用网,“张言们”曾面临的那种“尴尬”越来越少了。

    “今天,能针对舆论热点回答官兵疑问,已成了各级带兵人的基础本领。”正在空降兵训练基地充电的张言认为。

    因网而生的思想疙瘩,得善用网络手段去解

    “我跟一个年轻士兵聊起了朝鲜战争,聊起了上甘岭。那个年轻人不屑地扬起嘴角,他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这不是真相……”

    几年前,一篇《“上甘岭”已危,“十五军”安在》的文章,深深刺痛了把上甘岭当作精神高地、以黄继光和邱少云等英雄人物为荣耀的空降兵部队。

    更令人忧心的是,随着互联网走进军营,一些来自网络的错误思潮也扑面而来。“黄继光堵枪眼是假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极限”……面对真假难辨的网络信息,一些官兵产生了思想疙瘩。

    怎么办?在直达性、海量性、强欺骗性的网络信息面前,仍单纯靠一场场的谈心、教育、讨论等传统手段去回应问题吗?“你花了一个小时拉直官兵的问号,但下一个问号可能就在打开手机的几秒间又产生了。”一名空降兵部队领导认为:因网而生的思想疙瘩,得善于用网络的手段去解决;要想官兵思想不被网络“带偏了”,得善于用网络这个载体来铸魂育人。

    那些天,空降兵部队通过“我们的天空”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发布了《真相:黄继光、邱少云牺牲经过》《讲述英雄的故事——黄继光》等网络文章,在官兵的微信群、朋友圈持续“刷屏”,守护起官兵思想上的“上甘岭”。

    一次休假回家,空降兵某部战士张兵见有人在火车上散布诋毁英雄的言论,便走上前去与之辩论。很快,张兵引史论理,一番话说得对方哑口无言。后来,对战友谈及此事,张兵说,自己能有如此“功力”,多亏了部队推送的那些网文。

    “网上思想阵地,你不占领,别人就会去占领。”近年来,空降兵部队先后举办了50余期的“军史微讲解”,自主创作歌曲《阵地》,拍摄《中国空降兵》宣传片,在雷神突击队演绎“真正男子汉”……一场场火爆军营内外的“空降兵现象”背后,官兵的集体荣誉感和备战使命感不断提升。

    此外,他们还在局域网的“天兵微博”上,及时针对舆论热点、敏感问题,设置了讨论话题900余个,发布理论解析300多期。一场场辨析中,官兵的一些心结解开了,倾向性的思想问题得到解决,部队凝魂聚气成效明显。

    虚拟的网络,要能解决实在的难事

    从士官学校回来后,上士李民华心里头一直为一件事耿耿于怀。

    这事说大不大。因为一些特殊情况,李民华去士官学校上学往返的差旅费遭遇了“报销难”,问题在士官学校和所在单位之间转了好几个圈也没解决。

    后来,在战友建议下,李民华发帖把情况反映到了“天兵网”上。没想到,上级财务部门很快回复,并结合其具体情况给出了解决建议,李民华心头顿时云消雾散。

    “官兵很多思想问题的根子都在于遇到了现实难题。”空降兵部队政治工作部主任陈国强认为,运用网络开展经常性思想工作,也得从解决官兵现实问题入手,不能“空对空”地网上来网上去,虚拟的网络要能解实在的难事。

    他们借助网络,创新“三大民主”实现形式,在军旅两级建立了“阳光兵事·有问必答”互动交流平台,在旅以上单位开通“首长信箱”“兵情热线”等栏目,倡导各级领导机关“上网先解难”,做到有问必有答、有答必落实。

    点开这些网贴,一个个官兵思想疙瘩的消解过程清晰可见——

    去年的一个帖子中,一名干部对转业的年龄认定和转业安排有质疑,连发4问,言语犀利,引来不少官兵跟帖围观。当天,机关有关负责人实名回帖,就其质疑作一一解答。一段时间后,这名干部在转业离队前专门发帖表示了感谢。

    前不久的一个帖子里,一名战士反映说国庆期间单位没有按比例组织人员外出。几天后,上级机关展开调查并做出回应:这个“比例”只是没达到条令规定的上限,单位的做法合乎规定。一经解释清楚,怨言自消。

    据统计,这些年空降兵部队官兵在“阳光兵事·有问必答”平台上反映了各项急难事项,回复率达100%。依托官兵反映的情况,空降兵部队查处纠正了15起倾向性问题,催生了6项新的决策。去年,他们的这一经验做法被军委纪委、空军纪委转发。

    现实问题及时解决了,思想问题自然就少了。运用好网络这道联结官兵心灵的新桥梁,不少空降兵带兵人表示,“兵比以前好带了”。

     
     
     
     
    热门产品
     
     
    高层动态
    推荐厂商
     
    中国军工网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中国军工网  版权所有